17——落日

时,再三敲打李辉,要他配合襄阳作战,抵御蒙古大军。李辉唯唯诺诺,满口应

娘!姐姐把同窗朱良仔的砚台摔坏了,朱良仔在哭呐!先生说要赔二十文!

哦,城南卖猪的张屠户死了,子时出殡,孤儿寡母哭得伤心透了,我在

风使舵,弯转得很快!

前面跪下,惶恐地说道:老爷……郭夫人她……她……她不见了!。贾英大惊

字,握着红绫的两手用力往上一拉……雪白丰满的身体立刻悬空而起,只留下

的武林高手来说,还是扛得起的。加之ใ郭靖义薄云天、德高望重,谁愿真往死里

袭来的白嫩玉腿,侧身一拉,黄蓉被拉得双腿大开,翻身骑上了贾似道的部,

众人傻等了近半个ฐ时辰,门口终于有了动静,太监先声报号,女鱼贯而入,

黄蓉回到";雨蓉阁&quot;的时候,天已经全黑了!

也๣藏不住你的风骚荡!真是个ฐ天生挨日的货!

主ว,贾似道说她是杨家将之ใ后,这使她想起了杨康、杨铁心。杨康真的是杨门之

被遮掩起来,出现高耸紧绷的部ຖ!再穿上白色裤子,裤ไ子裆浅管细,肥美腿

绝代风华让众人不敢正视,说话做事对她都彬彬有礼、低声下气……

看着这个ฐ去而复返的女人,贾夫人心里灌满了陈年老醋,酸溜溜地难受,但

他在黄蓉身边蹲下,伸出手,轻轻抚弄着她那凌乱ກ的头发……

回来!,黄蓉喝道,三人停下,回头不解地看着黄蓉。

在!,八匹骏马出列。

相爷……。

他溜进贾府的厨房,胡吃海ร塞起来!心宽胃口大,他干掉了四个ฐ腿、一个

相爷为她不顾一切,而她却为靖哥不顾一切!靖哥啊!你可知国家和百姓在

黄蓉劈开双腿,坐直身体,直起直落地套着大,两个ฐ大子上蹿下跳

黄蓉娇喝道:黑矮子,玩棍我是你姑,找死!,说罢,空手与陈艾

贾似道递眼神!

你这个婊子,!只要有人日຅你你才爽,是不是?你个大骚货!。

色的披风,拿了打狗,婷婷阿娜๨地走向书๰房。

他握住黄蓉的细腰,一通胡顶乱ກ戳……

这时,突然传来贾似道的朗朗吟诵声——

黄蓉此时已๐是一身青衣小吏的打扮,戴着长耳朵的小吏帽,模样甚是乖巧,

呸!狗官,你不得好死!,黄蓉终于透过气来,又开口辱骂!

郭靖潸然泪下,轻声道:蓉儿,不用了!襄阳城破,大宋国亡,我难辞其

咎,还有何面目苟活于世,你成全我吧!。

不,靖哥!大宋江南仍在,我们合力杀出去,来日຅再驱除这帮鞑子!。

哈哈!笑死我了!,伯颜起身走到黄蓉面前๩,道:黄女侠你在说笑是

吧?这帐外可有20万大军,你杀得出去?。

我先杀了你!,黄蓉一掌劈向伯颜,伯颜侧身闪过,拔出短刀与黄蓉打

斗起来。

蓉儿!,郭靖出招,袭击伯颜๨。

金轮法王、霍都、阿术、史天泽都拿起武器加入了战斗ç……

这样的战斗ç其实毫无意义,实力悬殊到离谱,所以很快就分出了胜负——郭

靖黄蓉再度被绑缚起来,并箍上了镣铐ຖ!

行刑的蒙古大汉拖着郭靖出了大帐,走进校场,上了刑台。

嚯!嚯!嚯!嚯!,成千上万的蒙古兵在摇枪呐喊。

靖哥——靖哥——!,黄蓉呼喊着一路追出帐外,最终被按跪在刑台下。

刑台上有一个ฐ高昂的木架,一绳悬挂在木架之上。行刑的蒙古大汉将绳

头系上郭靖的脖子,转身猛一拉绳索,郭靖的身体就顺着木架上吊至空中,另一

个刑é手抱住郭靖的腿脚往下一拽——咔吧一声,一代英雄气绝身亡!

啊——啊——!,黄蓉喷出一口鲜血,晕死在地!

她,泪眼目睹了这一切,这一切终于还是发生了!

她,为了躲避这一切,献出无数高贵圣洁,换回无数羞耻凌辱,但这一切还

是发生了!

她,老天给了她一切美好的东西,惟独留下了命运!

伯颜从地上抱起黄蓉,回到大帐对忽必烈说道:大汗,把这个ฐ女人赏给我

吧!。

忽必烈起案上酒碗狠砸在地,起身向伯颜怒吼道:伯颜,你放肆!。

伯颜吓得跪倒在地,大帐里的所有人都齐刷刷地跪下了!

宋室坍塌,毁在无道,我军渡江南下要做有道之ใ师,方能平定江南!,

忽必烈厉声说道,何为ฦ有道之师๲?即是不抢、不、不滥杀!我不杀黄蓉,只

因她是中原第一大帮帮主ว,身后帮众何止千万,杀她有百害而无一益!而你大胆

伯颜๨,江南未平色心就起,可是想坏我一统大计?。

伯颜脸຀色铁ກ青,道:属下愚昧,大汗恕罪!。

忽必烈回到上座,发令道:为ฦ了江南路好走,放了黄蓉,宁息丐帮!。

蒿草荒芜,残阳如血!

黄蓉孓然一人蹒跚在襄阳郊外,她神情呆滞、蓬头垢面、满身血污!

突然晴天霹雳,数声响雷炸过,天地之间幽幽飘起一首歌谣,凄凉而又悲壮——

等谁那沸腾的魂魄

来拯救这天涯萧索

是谁恩怨情愁演活

心上牵挂无暇抖落

如让山水为之褪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