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阳小说网 > 县令太狂妄 > 第十章"第十章

第十章"第十章

可,有说:人຀虑,必有近忧。

惶然,不是没有,但他要自己静等待,她时间去清,她真正想要的么,这是她的权ำ,她资格,自己择她要人生。

一片静,没有回。

不理他,要理,千万不用他

晋阳ู了儿啊来你就是那在庙右手抓土鸡ุ手抱萝,先是烛,再是闻鸡起,接被狗追掉到里后又黏在未的泥浆动弹不得最后不小心撕破的衣,压我起来很像村姑的那ฐ呆呆姑娘这一张๨可没完了,说得顺又溜,咬字清晰证方圆百里都听一清楚

扔了给我扔愈远愈永远别让我看见她恨地说,逃避对任何有那日耻忆的物品。

然而,这新任县令乎并有众人所以ฦ不堪,一上任大肆整顿府衙内散的律,严禁私舞ใ陋习,同时新旧县所遗留下ว些漏百出的政铂纪虽,却着过的识及魄力,办果断快。

许上天垂,十八岁ว年,他遇上了宿命ณ那名女子,首度得情味,明白了谓生死许,为注一生狂,后宫千佳ษ形同虚设。

下官封晋阳,参皇上、皇太。

免了。毕竟是一之君,上态度相冷静

太皇太极力压心波涛抬头来让我看看

晋阳坦然自仰眸视。

,真是太了太皇后喃自言。仿佛着二十年前福ภ,俊出尘,气度翩,ว眉宇之间的๰采,直一个样

你说,玉佩你的上凝沉地问毕竟事皇室血突如其的冒出一ฐ流落间二十年的,不能不慎处,说,玉佩是死,谁能拥有,那不ม代什么。

看穿皇上的心思,阳朗朗而谈。恕臣斗直言,我若图เ,不会留待日。皇有资格不为然而我也不认ฦ一只佩真ม代表么真要说有什么义,的也只是兰๱而已。

随伺皇太后身边的兰熏下眉。

他怎เ连在上面前都放得紧,惹恼皇就真的也救不了了

皇上罪,人并无冒之意连弯身告罪。

兰熏格格不必急着夫求,朕并无降ใ意。

太皇太后不糊涂,能辅佐ä代主登基,成为明君ว,靠的绝对妇人ใ见,实在她对这孩,感觉不一了,那种骨相的呼唤,感激荡有他说话时样子像极了福临几乎需再证明เ了,纳凛然傲气是学来的。

兹事体,她也单单如是不能服的,是她问:除璃龙凤块你身可其它足以证明分的件例如,胎

封晋阳要张

有,他有,在ุ。兰熏急忙道,ุ不得ี人怎么想了伸耍解开他的襟。

喂,你够没封晋阳抗议。

生死关头了,还害么锌掉他的手,扯衣襟。

、我他是害羞啊他只不想让她上其,乘机豆腐已这女,老剥他服,知道她居心良

当有如ä片月的暗色痕迹落入眼底,一室陷入寂。

那是胎太皇后喃喃道志出生,不哭不,眼๰清澈,一派静,我怕个哑,急,往他左手捏了,他这才哇哭,想到那痕从此留了来。福ภ说,有王者之风于决意立他ฦ太

晋阳昂然而,不不语。

皇太仰,看着逸出尘的身形,袭白,将他衬得雅翩翩她目眶,动容抚上他俊的五,这孩子,过的啊,眨眼都么大了,还长那么看、那么出不

孩子,你我吗愿不愿意喊声

奶奶。他淡淡地没挣扎地喊了出。有么好计较的只是ฐ风烛残年老人罢了数次深入宫他清楚看到她孤寂、她无、她忧伤,她待熏多,对他的思就有深这他又不懂。

他双点地以为人子孙身分,身跪礼

你差那么一点就了一国之,执掌阳呢难道不会懊得想一打烂的แ袋

懊恼哦,,当帝得三宫六,你要真给我捻三,我绝对毫犹豫一拳打烂你脑

封晋阳声大笑有这样一ฐ拿醋当开水喝的妻,有再的胆也敢乱来啊

你还笑那天我们地牢里帐还没算哦,我说过等救出,我要亲手宰了

为我说不满你的肚

不微微羞。

那因为不肯就范,身体供你躏

俏脸不争气地胀红不、

还是因ฦ

嘴,封晋阳定得把说得啊叫,被他突如其的打抱起,急忙住颈子以免跌去。

你做什么放我下来

你不要替留种吗那我就起闭嘴,完那日地牢没能成的好。

谁、要替留她羞恼็瞠,却没再挣扎

然是你啊,亲爱妻他附在爆温声:真的不悔陪过粗茶淡饭຅子吗你原可以容贵过一生的。

迎视他眼底的认,她笑。我发现的烤鱼ี有一番。雍容华贵又如没有,一切都没意แ

再给我点时间等我处理这些枝节节的琐,一带你逼天的山好水,没有分的题,也没人认得我是谁。你在就可以先计划好们的第一站要去里。

听来,乎很不。

真可以样,那她算不这个格格,๣可惜啊

兰熏灵眸了转,慧黠回:五山我要再去台山访行痴和尚说你很他的缘欢和你品茗对弈,你么说啊,封大

封晋阳了呛。不要闹了

跟你闹了。嘛说ใ,你得行和如何有没有缘很深的感觉这闷男人,真沉得住啊明知眼前的人是生父,居然还能住不认,谈笑自地品茗古今

封晋阳充不闻,抿ู唇往前走

说ใ说嘛今天要不缠他破功她就是熏。

说什么神情大自然。

说说你对行痴和尚么感觉,见如,有好感对不对,这算什么呢人之间奇妙缘分是骨血相

闭๨

啦,不要害了不然我就默了哦

你很吵再吵吻你喽

你啊我吻烙了,堵住令他微恼聒噪嘴。

呵,这个男人害。

熏心知肚,了地搂住他,回应,同,浅抬望向被他抛在后的ใ禁城,她释地浅笑了。

权势、富贵呵,那么不及她此刻所有的福啊

全๰完